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主页 > 热透新闻 > 正文阅读

故事:和网恋男友视频发现他是我暗恋对象不久我俩真爱了

发表日期:2022-01-12 10:24  作者:admin  浏览:

  路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,调侃道:“17L喜欢的不会是我们文新院小女神吧?”

  其他院系的女神就是女神,而文新院的之所以有个“小”字做前缀,是因为当事人谢声声身高在一米五五左右,准确地说,不穿鞋往左,穿鞋时往右。

  两天后,清晨七点的北苑球场,场边热闹地围了一圈吃瓜群众,主要以趿拉着拖鞋的理工男为主。

  一个胖乎乎的男生挤在前头,囫囵咽下一大口鸡肉卷,和同伴说话时,大嗓门落在附近每一个人的耳朵里:“你说,小女神是不是受了刺激,来打篮球增高?”

  没等他身旁的人回答,一个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过来,男生胖归胖,身体还挺灵活,一个闪身,球就直楞楞地擦过他身侧——不偏不倚地砸中一个过路的行人。

  直到受害者幽幽抬眼望过来,谢声声才猛地回过神,几步小跑过去: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!”

  的确不是故意的,只是一不留神就“手滑”了……她眨了眨眼,问:“同学,你还好吗?”

  刚打过球的缘故,几缕发丝柔顺地贴在她侧脸,白皙的皮肤上泛着一层绯红,再加一个乖巧讨好的眼神,看得旁人都心软,以为这事儿就这么算了。

  “我这就陪你去校医院。”谢声声又是一迭声抱歉,转头跑回球场,和朋友不知说了什么,拿了外套就走。

  路上,谢声声偷瞄了好几眼身边人的侧脸,不确定地开口:“同学,我们是不是哪儿见过啊?”

  谢声声这才想起做自我介绍,报完名字又笑眯眯补充道:“文新院,大一的,算起来你是我学长。”

  看得出来,顾止不是话多的人,谢声声却是个话痨,东拉西扯一通,得到的回应极其有限,她一面感叹自己尬聊的本事,一面祈祷快点抵达目的地。

  值班医生抬起顾止受伤的那条手臂,将他衬衣的衣袖向上卷了卷,露出一块青紫的皮肤。

  医生低头检查一番,又问了几个问题,然后坐回自己的办公桌,正要说什么,原本沉默不语的顾止忽地开口,对谢声声说:“我有些口渴,能麻烦你帮我倒杯水吗?”

  饮水机在走廊尽头,等谢声声接完水回来,顾止已经等在了门口,她忍不住问:“怎么样,伤得重吗?”

  “但是,”顾止话音一转,垂眸看了眼胳膊,“医生说伤到筋骨,短期内不太能使力。”

  “就,损失费和营养费之类的,”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么问不太礼貌,谢声声急忙补充:“你别误会啊,我没有羞辱你的意思,我砸到人,赔偿是应该的。”

  在路上她得知,顾止在这家店做兼职,主要工作内容是照顾店里的十二只猫,但他目前手受了伤,照顾起来就没那么方便了。

  猫咖开在小吃街深处,店面不大,装潢简单却不失格调,推门而入时,头顶上方传来风铃清脆的声响,打破初夏的沉闷。

  在靠门边的地方,顾止轻车熟路地取出鞋套递给她,带她在洗手台洗手消毒时,继续解释:“单手给它们洗澡的话,我可能应付不过来。”

  谢声声擦干手,探头探脑地向里走去,看得出来,店主人很用心在经营,不同于大多数猫咪主题店,店内没有一丝异味,空气里浮动着香甜的水果味。

  “谁说我不喜欢!”谢声声转过身,交握着双手抵在下巴上,眼含期待:“我上午没课,现在就可以开始撸猫——呸,”说完她发觉不对,吐了吐舌头,及时改口:“开始学着照顾它们。”

  话音刚落,楼梯上忽然下来一个留板寸头的男生,看样子也是这里的店员,同她打招呼道:“欢迎光临,同学,想喝点儿什么?”

  “她叫谢声声,来店里帮忙一段时间,”顾止先上前一步开口,又介绍对方给谢声声:“这是肖淮。”

  余下几个字没来得及出口,顾止反应极快地接过话:“今天该给小煤球洗澡了。”

  而后他告诉谢声声猫咪在楼上,没理会一脸茫然的肖淮,正准备跟着上楼,却忽地停住脚。

  如果可以,他也想成为顾止那样,拿各类竞赛奖金和奖学金拿到手软的……碰瓷怪?

  小煤球六个月大,猫如其名,全身毛发黑得发亮,但它脾气好又爱干净,喜欢亲近人,因此当两人给它洗澡时,它自觉站起来,前爪扒着澡盆边缘,乖得不行。

  顾止负责在一旁淋水,谢声声埋头温柔地帮它搓泡泡,小煤球“喵”一声,她就应一句,一人一猫像在对话似的,可爱得不像话。

  顾止忽地想起早上男生的议论声,犹疑片刻,还是鬼使神差地问:“怎么想去打篮球?”

  谁知谢声声完全不按套路出牌,她头也不抬地帮煤球挠脖子,说:“为了增强体质,下次谁再说我矮,见一个打一个。”

  没听见回应,谢声声抬起头,没忍住笑出声,少女的声音明快轻俏:“骗你的!部门要参加‘3+2’篮球赛,我去练球而已。”

  谢声声没有多想,走到一半忽然想起什么,摸出手机:“对了学长,我们加个微信吧?”

  “干吗不理我?算了,我让他加你,我跟你保证真的是帅哥,不是的话我把头拧下来。”

  最后一条,室友交了底:“实话跟你说吧,你生日快到了,这是我们凑钱在某宝给你买的虚拟男友,你不加就太亏了。”

  谢声声属实震惊。其余三个室友都有男朋友,因此时常把她的终身大事挂在嘴边,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,室友们已经丧心病狂到这个地步了。

  谢声声看得手一抖,好贵的男朋友……俗话说,花出去的钱泼出去的水,她咬咬牙,通过了对方的好友申请——不过,也不单单是因为花了钱。

  她是社团联合会宣传部的干事,下个月的“非正式社团联谊”活动在即,部长一合计,愉快地让她挑起宣传的大梁。

  说是联谊,其实重点在于促进干事们的脱单大事,此前开会时,部长多次强调:“就是要那种让人一听就心动不已,恨不得立马恋爱的感觉。”

  “春天到了,你——”部长看着她交上去的文案,越念脸色越难看,最后实在是念不下去了,把策划案往桌上一拍:“你这都什么玩意儿?!”

  “啊,难道没有让人怦然心动吗?”谢声声眨了眨眼,相当没有自知之明地反问。

  “你你你!我、我,”部长气得脑仁疼,一手揉着突突跳的太阳穴,勉强挤出一个假笑:“你知道吗?我家楼下的夕阳红婚姻介绍所都不带这么写了。”

  整个策划全盘打回重做,谢声声有些郁闷,正在反省是不是因为自己缺乏实践经验,“虚拟男友”就送上门了。

  与此同时,顾止贴着裤袋的手机传来震动,他正要拿出来,余光忽地瞥到谢声声的手机屏幕,看到那个再眼熟不过的头像,他手一顿。

  谢声声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,她正凝神想着虚拟男友的事,食指无意识地抵在唇瓣上自言自语:“好奇怪,按理来说我不是雇主吗,怎么,难道正常流程是要我主动打招呼?”

  谢声声这才回过神,大抵是想得太投入,方才竟不自觉念叨出了声。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简单解释了“虚拟男友”的事。

  “这样啊,”谢声声表示理解地点点头,喃喃自语般:“现在的不法分子还挺猖狂。”

  “男朋友,你好。”和顾止道别后,谢声声纠结半天,还是先发了消息给对方,那边没回,她索性参观了他的朋友圈。

  和他一片漆黑的头像一样,朋友圈也很干净,只有零星转发竞赛的动态。谢声声撇撇嘴,心想,这男友还是个学霸人设。

  很快她就逛完一圈,正准备退出微信,对方却忽地回了消息:“你和喜欢的人说话也是……这样吗?”

  这样是怎样?她视线往上一扫,停在“你好”两个字上,对于情侣来讲,好像是挺奇怪的……谢声声抿了抿唇,有些不好意思:“我没有喜欢过人,所以不太知道正常情况下该怎么相处。”

  这是要根据她的喜好量身定制男朋友吗?谢声声在脑子里搜刮一圈,照着自己偶像的标准胡扯:“寸头,高鼻梁,话少但声音要好听,给人的感觉干干净净。”

  下午的课程结束,谢声声刚走出教学楼,竟碰上了顾止,他身形颀长,长得又好,只是懒懒散散地倚在路边的老树下,就轻而易举地引得不少女生有意放慢了脚步。

  但总感觉看起来和上午不太一样了……具体哪里不一样,谢声声一时也说不上来。四目相对间,她主动走过去打招呼:“好巧呀,学长在等人吗?”

  谢声声点点头,冲他挥挥手就要走,他却忽地叫住她:“我的微信找回来了,现在方便加吗?”

  “当然啦!”谢声声乖巧地拿出手机递过去,浑然不觉周遭一圈半是八卦半是羡慕的眼光。

  谢声声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,可碍于母亲对动物毛过敏,她一直没能过上猫狗双全的日子。

  眼下有了顺理成章去撸猫的机会,她几乎天天往猫咖跑,有时肖淮在,更多的时候是顾止在,除此之外店里还有一个阿姨,据说是在两人都有课时请来负责看店的。

  相处的时间久了,谢声声才发现,顾止其实和初见时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。她那时以为他的性格就和外表一样冷淡,可原来他有他的温柔,无论是给猫咪喂驱虫药的顾止,耐心招待客人的顾止,认真研究新品饮料的顾止……每一个他,仿佛都笼上了一层朦胧且柔和的滤镜,让人不觉想要靠近一点,再近一点。

  “你说,这会不会就是人们常说的心动啊?”活了小半生,谢声声头一次有这样异样的感觉,倾诉对象居然还是她的虚拟男友。毕竟在感情这件事上,她觉得对方很有资格做自己的导师。

  对话框上显示“对方正在输入中……”,好半天,对方才回:“你现在是在向自己的男朋友确认,自己有没有喜欢上另一个人吗?”

  “自己的男朋友”,谢声声看着这几个字,心跳倏地漏掉一拍。从加上好友那天算起,她和对方认识也有小半个月了,事实上,这位男友的确话不多,两人每天早晚都会问好,聊聊各自的生活,天气变化时也会叮嘱彼此别感冒。

  谢声声知道对方不过是拿钱办事,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,可偶尔对方说的话,会让她有种自己真的被认真喜欢着的错觉。她压下心底的波澜,打着哈哈道:“毕竟不是真的嘛!”

  屏幕这端,顾止看着聊天界面陷入了沉默,半晌,他又无奈地笑了笑。这世上,自己同自己吃醋的人,大概除了他也不会有第二个了吧?想了想,他抬手敲下一行字。

  “心动是一刹,喜欢是坚持。感情是很微妙的事,需要当事人自己用心体会。抱歉,我没办法替你下结论。”

  这天,‘3+2’篮球赛的初赛在南苑球场举行,谢声声提前同顾止请假说明了情况,就把手机放在部长那儿准备热身上场了。

  ‘3+2’的规则和传统球赛有所不同,因为每队都有两名女生,而男女力量又极其悬殊,因此男生可以有条件地妨碍女生进攻,但不能做出抢断、封盖、言语恐吓等行为,否则视为犯规。

  可对面的大高个男生似乎就是冲着谢声声来的,几次耍小动作不说,在抢球的过程中也不知是有意无意,手臂有意无意地擦过谢声声,再做几秒的停顿。

  谢声声忍着不适,想打完这场申请换人,可下一秒,脚下就被狠狠一绊。大高个伸手揽住她的腰身,嬉笑道:“小女神,你悠着点儿啊,等下摔了多让人心疼啊。”

  大高个还想说什么,刚动了动嘴皮子,裁判就毫无预兆地吹了哨,谢声声小跑过去,动了动嘴,要说的话在余光瞥到步步向她靠近的人时,悉数堵在了喉咙里。

  “那个人犯规。”她瘪瘪嘴,声音里带了一丝哭腔,大高个一脸痞笑地走过来:“小女神,饭可以乱吃,话可别乱讲,冤枉人可不是什么好事儿。”

  “她冤枉你?”顾止先于裁判发声,半眯了眼,视线落在那人身上,大高个个子不低,顾止却还要在他之上,无端形成一股压迫感,两人就那么对峙着,气势立刻高下立见。

  “这是我——”那三个字险些就要脱口而出,顾止及时打住,淡淡道:“欺负小姑娘算什么本事?”

Power by DedeCms